接受自己不適合當PM其實不是壞事

這篇的PM指的是Project Manager 專案經理。

最近在企業講課和客人聊天時,有兩個事件,讓我想寫這篇文。

事件一:

在全班都是菁英匯聚的科技大廠,我在談完PM要搞定不同利益的人,花時間做搞懂你的資源、工作的排程,還要依據現實的情況做彈性的調適,下課時間,有位學員跟我說:「老師,我覺得我這輩子都不要當PM,還是繼續當工程師就好了」

事件二:

另一間也是非常厲害的公司,有位學員則是問我:「推不動進展而沮喪時,該如何調適自己?」

這事件讓我想起,我在課堂上也常分享的一個例子:

以前我帶專案時,有天,一位非常優秀兼任PM的同仁,

因為種種因素,

專案上線時程的延遲,在承受完客人猛烈的炮火之後,

帶著像是靈魂被抽乾的空洞眼神,

悻悻然但非常嚴肅的跟我說:「老闆,我此生都不想再當PM了」

我問:「什麼逼你做出了這個決定?」

她說:「因為人都是有尊嚴的。」

這是黑色幽默嗎?只是我當時真的笑不出來,

沒有再追問細節,因為我完完全全能夠體會。

選擇PM的常見理由

很多時候,大家也不是立志想當PM,

就是某一天,突然被派了某個專案,得對這個結果負責,

然後在根本還沒搞清楚專案要幹嘛?資源在哪裡?目標是什麼?…的混沌狀況下,就莫名其妙成了PM。

選誰當PM的原因有時候也很有趣:

可能是因為你的專業能力很強(被認為很能解決問題)

可能是因為你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得很好(被認為也能讓其他人的工作順利完成)

可能是因為平常活潑話多(被認為很會跨部門溝通)

可能是因為公司只是單純現在剛好缺人(而你看起來比較容易控制)

……

以上那些「被認為」可能都是真的,

但若是因為誤會而開始的,多半也會因為誤會而分開。

不是什麼人都適合當PM

坦白說,還真不是什麼人練一練都可以成為優秀的PM。

我身邊所有卓越的PM,而且持續在這個角色上前進的,

不意外的全都是在各種不同坑裡摔過、傷過、被弄過、被騙過、被無視過、揹鍋過、被消極對待過、被恐嚇過、還有些被吼過、被趕走過、被拖鞋丟過、被CRT的螢幕砸地嚇到過….度過一段懷疑人生的歷程,然後心理素質爆烈強的活了下來。

兩個不適合的原因先自己判斷看看

卓越的PM需要的綜合能力多到數也數不完,

但有兩個點,

再多的學分、證照和工具也幫不了你成為優秀的PM,

第一:討厭處理別人的問題

如果你一心一意就是只想專注做好自己的工作,

完全沒有意願去處理別人的問題、去承擔其他人因為各種理由的不符期待,拖累你的計畫或績效。

總想逃避需要與人溝通協商、需要交換條件的事情,就算為了目標,也不屑放軟身段這種作法。

第二:沒意願提升自己的心理素質

我對心理素質的解釋是:在面對挑戰和壓力的狀況下,能持續表現出的穩定和保持調適性的樣子。

雖然我認識的卓越PM,全都是心理素質堅韌的強人。

但若你不需要什麼強大的心理素質,

也活得很歡樂,

甚至擁有足夠穩定的資源,可以支撐你之後的人生。

也不是每個人都需要這樣做死自己、過著煎熬的生活。

畢竟,誰不想一輩子都可以任性?

而且,心理素質多半不是與生俱來,

而是後天各種苦難、磨鍊甚至是遭遇過重大的變故累積出來的。

兩個結論是:

1.寫給個人看:

不是什麼人都適合當PM,尤其是長久在這個角色裡。

就算透過訓練也不一定能改變太多。

如果你沒意願、或者個性特質完全相反。

在你有選擇的時候,能夠理解並且接受這個事實,走自己其他擅長且開心的路,其實蠻好的。

別聽別人講的雞湯,

真的不是每一個人都要當PM才會過好一生。

更何況,講的人可能還根本不在乎你的狀態、沒搞清楚PM需要幹嘛?

2.寫給主管看:

不是缺人的時候,隨便抓個人就期望他突然能做好PM的工作。

做這個決策之前,

先問問你自己對這個角色的理解有多少?

能具體說出PM明確的工作內容?

以及需要哪些特質和條件嗎?

授責之後,你替他做了授權了嗎?

因為,真的很多公司和主管也根本不理解PM在幹嘛?

硬把蘿蔔塞到坑裡的結果,

就是持續的互相傷害。

就算你不是PM也學一下專案管理

這裡想說,不管你想不想、能不能當PM、是不是被叫PM、

你都該學專案管理,

因為,

在現代這樣多元化、跨領域、跨文化、整合人才的大環境下,

這已經不是PM才需要會的東西,

它是每個工作人都需要會使用的現代「系統化工作方法」。

最後想說,如果你在職場裡,對你的事業版圖還有企圖心,

那麼,累積幾個有明確成效,或可見度高的專案成績(再強調一次,不論你是不是被叫PM),絕對是你未來能不能大跳躍,很關鍵的籌碼。

—————

圖說:(攝於荷蘭羊角村)

我常覺得PM真的蠻像鴨子划水的。

不管那忙碌的小腳腳如何拍、踢、打水以適應水下各種暗流的變化,拚命的高效運作,

表面上看起來,

卻永遠從容穩定,一直朝向目標前進。

就算偶爾抬頭大聲嗄叫個一兩聲,

表現出自己掌控了全局的樣子,

低下頭就突然接受了事實:

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,

根本完全無法控制任何一個別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