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萄牙藍瓷之旅(四)杜羅河PACHICA酒莊-202301

一掃昨天假文青形象,今天一整個就是吃飯、逛酒莊、喝各種酒🤣🤣🤣

沿著杜羅河谷的山路蜿蜒而上,兩旁都是葡萄園和酒莊,可惜現在並不是葡萄成熟季節,沒有纍纍果實、只有枯藤老樹(是說昏「鴨」我也拍到了)。

今天陸續喝了六七種酒,想到之前曾經上過的品酒課,一堂課就要喝十幾種不同的酒。

一開始還能分辨香氣、幾口下肚嚐到微酣之後,我連酒精的味道都嗅不出來,然後每一瓶感覺都一樣🤣🤣🤣

只是,每品一種酒就會被要求必須寫下各種心得,而酒量甚遜、不勝杯杓的我,為得高分不得不練出了旁人難以參透的文字:

比如

喝不出什麼特色的,我當時寫:

彷彿微風輕拂磨坊,初初烘培過麥實的焦糖香草香氣、

或是像是碳元素緊密排列結構的鑽石,卻又不違和的帶出杏桃、烘乾莓果時的回韻

(X!其實那時候連杏桃是什麼都沒吃過⋯)

或是什麼宛如仲夏夜之夢般的清爽暗香浮動⋯

喝起來有「臭曝泥味」的,我當時會寫:像是在夕陽西沈之前,踽踽走在雨過天青蔥鬱的熱帶森林裡,蒸騰上來那種不需要討好地、游離地苔蘚氣息⋯

喝起來「煙燻重口味」的,我會這樣寫:

譬如拐進霧雨瀰漫的英倫小巷,推開百年古老書店的木門,迎面撞上泛黃書頁、褪色扶手皮椅、揉雜著漂浮塵灰的氣息⋯

同學問:「妳怎麼都喝得出來這些?」

我:「喔!我的靈魂一直告訴我快交作業回家睡覺。」

難怪古人都能酒後成詩🤣🤣🤣

總之,靠著這招,我常得到不錯的分數,因此,「品酒」一直沒什麼進步,但一喝多就想睡覺的「酒品」,卻始終沒有變過。

現階段,也已經過了在意年份、知名酒莊、產區和各種稀有珍品的階段,現在多只是:這個我喜歡、這個我不喜歡的任性。

不過今天,還是在PACHICA酒莊裡,被帶著當歸、焦糖、龍眼乾甜氣的40年波特酒擄獲。

山谷裡氤氳的蒸氣,聽說這是養出好葡萄的必需
杜羅河谷裡的水鴨
PACHICA酒莊的酒桶區
正值冬天的葡萄園修整期,放眼望去的都是枯籐、老樹
在PACHICA酒莊裡的試飲區,看這排滿的玻璃酒杯,就知道那個試飲的排場有多大。